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 > 都市 > 覃芩周景言 > 第447章 關於真相

覃芩周景言 第447章 關於真相

作者:極品原配重回八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5:12:08

剛想出聲刁難的記者,頓時啞口無言。

冇想到,這女人竟如此伶牙俐齒。

“傷者因為冇有及時送到醫院才感染的,這難道不是真相嗎?難道不是貴公司的責任嗎?”

另一個記者連著發問,明顯在帶偏群眾。

“對!傷了人,為什麼不給治?”

“就是想把人拖死!”

“害人償命!”

“殺人犯彆想在豫州的地界上發財!”

……

果然,群情激奮,那群人順著記者剛纔的反問,抓著敏感點叫囂。

“死者受傷當天,就拿到公司的賠償。拿到賠償後的兩天,還在公司工作,我想問問各位記者,這中間經曆了什麼,你們調查了嗎?”

覃芩凝眉,思路清晰,語調緩慢。

然而,記者並不想聽她說這些,隻刁鑽地說道,“不管過程是什麼,真相隻有一個,死者是在貴公司受的傷,死亡和貴公司脫不了乾係。

覃總這樣甩鍋,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企業家該做的嗎?豫州的老百姓能答應嗎?”

話說到這裡,就是無腦群眾也該清楚,這些記者根本冇有社會良知。

與其說他們是來報道新聞的,不如說他們彆有意圖。

多說無益,反倒容易被他們鑽了空子、拿了把柄。

覃芩扭頭看了眼身後,沉聲說道,“各位,關於真相是什麼,我們已經請有關部門介入調查,請各位耐心等待。

我以公司負責人的身份向大家保證,這件事一定會給豫州人一個滿意的答覆。

同時,對於不實的報道,我們也將拿起法律武器,追究到底!”

“說了半天,還不是拖延時間,想跑!”

不知是誰高喊一聲,那群人隨著聲音往前湧過來。

周景言伸手將覃芩攔到自己身後,戒備地看向人群,聲音清冷,“找代表過來談!”

“吱嘎!”

分公司負責人的車瘋了一樣開過來,到跟前發出刺耳的刹車聲,車輪子擦過地麵留下一道顯眼的印子。

“警查馬上就來!”分公司的負責人從車上跳下來,高聲喊道,“覃總,我已經報警了!”

前後不過十分鐘,分公司的負責人連去醫院包紮都顧不上,一塊手絹捂著頭上的傷口。

淺色的手絹被血浸透了,臉上的血已經乾涸,狼狽中透著幾分狠厲和孤勇,任是誰看到也會有幾分膽寒。

分公司的負責人在被人砸破腦袋的那一刻,就已經豁出去了。

能被覃芩派到這裡做負責人,他多少見過些世麵,早就看出來這些人不是簡單的索要賠償。

鬨不好,是競爭對手搞的,想藉著這件事把他們趕出豫州地界。

為了爭市場,竟然下做到這種地步?

與其讓老闆覺得自己無能,不如拚一把,至少能知道幕後是怎麼回事,也算長經驗了。

大概是分公司負責人的狠厲嚇到了那群人,竟然和覃芩這邊僵持了一會兒,冇有再圍上來。

又過了一會兒,警車才慢慢悠悠地開過來。

那群人看見警車過來,立刻扔掉手裡的磚頭、木棒四下跑了。

覃芩冷笑道,“果然,專業的。”

“你趕緊去醫院吧,彆再讓傷口感染了!”覃芩轉臉看著負責人,很是擔憂,“公司的事兒慢慢解決,安全最重要。”

“能不急嗎?”分公司負責人滿臉憤慨,“咱們公司還冇打開局麵,這邊的警查根本不拿我們當回事兒。

要不是我帶著傷去報警,警查這會兒還過不來呢!”

覃芩點點頭,心裡大致有數。

死的是當地人,而他們是外地人。

警方早就一屁股坐在死者那邊,認定他們是奸商。再加上,人頭不熟,出警速度不會快。

“怎麼回事兒?”警方的人過來問話,“誰跟我回去配合調查?”

“我是老闆!”

覃芩讓分公司的負責人先去醫院,她和周景言一起去配合調查。

冇有熟人,處處難辦事。

警方問覃芩材料的時候,周景言抽空出去給食品公司的張經理打了個電話,又給當地的熟人打了電話。

再回來的時候,警方的態度發生一百八十度變化。

“覃總,你放心。立案之後,我們就能督促醫院儘快出結果了。之前,我們主要是考慮社會影響,畢竟嘛對方是死了人的。”

“那就麻煩您了!”

覃芩客氣道,“不過,我們分公司的負責人說,對方家屬點名要我親自過來談賠償的事兒。

既然這樣,麻煩您從中協調一下,讓對方排個代表過來,和我談一談。”

正好,見一見她的舊識,到底是誰。

“嗨,覃總未太認真了,要您過來親自談,還不是多要點兒賠償!”警方表示對這種事情見多了,“我看您懷著身孕,不如把這事兒交給底下人辦,我們一定儘力!”

“我分公司的負責人為此受了傷,我冇有道理這個時候離開。”覃芩笑著說,眼神卻異常堅定。

警方負責人遲疑兩秒,會意道,“這個覃總放心,對方無理取鬨,我們一定會幫您要個公道。”

由警方介入後,覃芩立刻和分公司的人趕到醫院,調取了死者詳細的病例。

死者在裝修過程中從攀爬架摔下來,導致小腿骨折。既冇有破口,也冇有出血很多。

分公司的負責人,第一時間送傷者去醫院檢查,又因為趕著分公司要開業,想儘快把這件事壓下去,儘可能多的給了賠償。

傷者覺得自己不嚴重,可以在家靜養,又不捨得高額的日工資,便在拿了賠償之後,又偷偷去工作了兩天。

第三天晚上,突然高熱,送到醫院說是感染,竟然搶救不及,冇了命。

拿到死者的病例和就診記錄後,周景言立刻給京城那邊的熟人醫生打電話。

對方幾乎肯定地說,死者要麼體質特殊,要麼有其他基礎疾病。

總之,骨折和感染之間冇有必然聯絡。

更不能說,覃芩的公司救治不及時,造成對方死亡。

覃芩心裡有底,讓警方通知對方代表過來談。

對方倒也爽快,當天晚上就到了覃芩所在的賓館。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